????“郡主。”

????她有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个称呼了,久到她已经忘了,自己是大夏朝的永安郡主。

????萧云和心脏猛然漏跳了一拍,呼吸骤紧,世界一片死寂。

????在这漫长的沉寂中,她轻声问:“你……是谁?”

????——

????萧云和六点起床,赶六点四十的高铁前往沣城。

????排队进站,找到自己的座位号,靠近窗口。

????高铁缓缓发动,待到驶入正轨,车窗外的大片农田只来得及留下一道残影,往往没看清就已经闪过去了。

????萧云和翻了两页书便合上了,手机打开了又关上,她点进微信页面,最新聊天页面是一一个头像是漫画小人儿的,寥寥几笔线条勾勒出一个俏皮可爱的漫画小人儿。

????里边只有对方发来的几条语音,时间是昨晚凌晨十一点半。

????萧云和戴上耳机,点开语音。

????昨晚她听了一遍又一遍,一宿无眠,初始的震惊过后,便只剩下满满的喜悦和庆幸了。

????真好,她还活着。

????天边的第一缕阳光透过车窗投射而来,映亮了萧云和眼底的晶莹。

????“郡主……。”被记录下来的声音里是满满的哭腔,“秋画该死,竟让郡主遭受此等磨难,幸好老天有眼……郡主你什么时候到沣城,奴婢去接您,奴婢有太多话想要对您说……。”

????到后来已泣不成声。

????三个小时的高铁,萧云和就反反复复的听这段语音,对方又发过来很多,絮絮叨叨的一如既往的秋画的风格。